我爱豆是中分

过客而已

1

燕北边界的小城,往日热闹熙攘的街道上如今寂静沉闷。路边的茶摊上围坐着老人妇女和孩童,男人们三三两两地或站或蹲在树下,无论男女老少,脸上的神情都是紧张又担忧的。
不多时,有人传来:“水享师太去了----”霎时间,不知谁先抽泣起来,接着就是一片悲痛的哭泣声。
过往的一个旅人虽知此刻不好打扰,但却难掩好奇,便怀着歉意向身旁一个默默凝视远方的老人询问:“不知这水享师太是何人?”
老人收回了目光,先是叹了口气,才把目光移到旅人身上,慢慢地告诉他:“水享师太到底是什么人,谁也不清楚。二十多年前,她独自来到我们这小城,在这里开了间医馆开始治病救人。当年她也不过是个将二十的小丫头,医术已经很是了得了。这么多年来,城里人们的大病小痛,都是被她治好的,”老人说着,又点了点身边哭得流鼻涕的几个孩童:“这些小娃娃,也都是她抱出来的。”
旅人听了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,二十多年来行医救人确实可敬。”
老人慢慢地摇摇头:“不止。我们城人的命,都是她救回来的。那年突然爆发了瘟病,来势凶猛,上头还没来得及派人救治,就散播到了别的城里去了,无法,只好封城。要不是水享师太救治及时,只怕这座城就……”
似是想起了当年的惨状,老人没有再说下去。
旅人倒是很是感慨:“如此神医,上头竟没有发觉?真可是埋没人才了。”
老人说:“上头问了她的名号,就再也没有动静了。倒是水享师太即刻收拾了包裹准备离开,隐姓埋名,可最终还是留下了。”
旁边一个眼睛红红的小丫头扁着嘴说:“水享师太可害怕那些官兵了,要不是她舍不得我和二狗子他们还有大家,水享师太早就逃走了。爷爷,水享师太那么好看,人也心善,为什么要害怕官兵呢?”
老人只是摸摸她的头,没有回答,继续对旅人说:“她这一生没有嫁人,也没有听说有亲戚朋友,甚至连个徒弟也没有。刚来的时候,明明还年轻,可是你看她的眼神,就像我这个老头子一样。到了后来,她才渐渐接纳我们的好意,也开始有了笑脸。她对什么事都不很在意不很关心,独独听到燕皇青海王秀丽王等人的时候会怔愣一下午。这几年她身体一直不好,昨日突然严重,谁知今日就走了……”
旅人也很感慨,安慰老人道:“世事无常,故人已去,您老还是身体要紧。”
老人叹道:“故人已去,或许对她来说,是个好事。”



燕皇手握着奏折,眼睛却盯着窗外。半晌,才听他低声说了句:“她也走了啊。”说罢便猛烈咳嗽起来,他勉强抬手制止内侍上前的动作,好一会才停下来。
身边贴身内侍请他保重身体,燕皇坐下来拿起了笔:“就这样吧。”
内侍于是住了嘴上前研墨,他偷偷瞧了一眼燕皇,又收回视线,暗暗地想:皇上这次咳嗽十分厉害,眼睛都微红有了些湿意。宫里的太医只会说,皇上保重龙体。只可惜那名水享师太已经去了,只是皇上也从不愿让她来瞧一瞧……